墨瑾邱

团兵Ⅱ霹雳Ⅱcp可逆不可拆Ⅱ盾冬Ⅱ拒mxtx粉Ⅱ拒ky

B萌应援

时隔四年的相遇。
奇怪到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凑合着看吧 微团兵,毕竟我一个团兵党吃了太多玻璃渣
利威尔是个不太会在意时间的人,他的事情太多,在意不过来,这是其一;他嫌麻烦,这是其二。
但尽管是利威尔这样不在意时间的人,也觉得四年的时间的确长了一些,四个春秋,四个冬夏,无数次壁外调查,无数次见到那恶心滑稽的丑陋嘴脸。
 他开始有些厌烦了,不,也许他对于这一切的厌恶,从很早很早就开始了。
他皱起眉头坐在办公桌前,桌上是一叠一叠的文件,以前他似乎没有那么那么多工作需要做。
以前的闲暇时间,他还能去树林里散散步,还能指挥利威尔班的成员做一次大扫除。 不过如今看来却不可能了。
埃尔文受伤了,指望韩吉是几乎不可能的事,于是兵团的事情几乎都落在了他一个人身上,
他的闲暇时间自然而然地减少了一半,而剩下的一半,他需要去医院看看埃尔文的伤势如何。
有时他会在医院门口遇上调查兵团的成员,他们会恭恭敬敬地跟他打招呼,他只点一点头,便继续走着。
偶尔会在走廊里遇到之前受埃尔文之托,教过的士兵。
他们会给他送来一些安神的东西,例如咖啡,还有茶。甚至有几个士兵给他送来了牛奶,当然,是趁他不在办公室的时候,交给艾伦的。
自从利威尔班只剩下他们两个以后,艾伦就一个人担起了清洁的重任。
虽然他没有多喜欢这个少年,在利威尔心里,他是比不上那些家伙的,但这个少年认认真真地做着清洁,将这个偌大的地方打扫得干净,他也就将艾伦列为了,值得信任的人。
虽然有些可笑,仅仅是这样做做清洁就能赢得利威尔兵长的信任,但,经历过那些事以后,利威尔不会再怀疑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了。
有一次,有个小姑娘红着脸紧张地交给利威尔一大袋东西,利威尔沉默着收下,转身便将那些东西全都丢在了埃尔文的病房里。
他不知道这样的安稳日子还能过多久,但他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正在靠近,就像那年在地下街一样。
他有时会在深夜看着夜空发一会呆,无人的夜里很是寂静,那些未被人们所了解的,人类最强士兵的悲伤,在那一瞬间,尽数显露了出来。
这个时候,他才会庆幸身边一个人也没有。
没有人能看到他此刻的软弱,那么所有人都会相信着那个利威尔士兵长,会背负起他们所有的希望,哪怕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会护得他们周全。
那么人们才会甘愿跟在他身后,哪怕他知道前方的路,弥漫着浓浓的雾,脚下是荆棘丛生,也义不容辞地向前走着。
这是他身为兵长的责任,是他人类最强的名号下无法推卸的责任。他也不想推卸。
毕竟他可是答应了那两个笨蛋,会为他们争夺到地上的居住权啊。
利威尔扯了扯僵硬的嘴角,灌下最后一口咖啡,继续看起了文件。
月光透过层层云烟,打在这个牢笼里,透过叠叠树叶,轻轻地打在他的脸上,月光下的那个身影,清瘦,娇小,却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。
看啊,那就是人类最强。
——end——

啊写到最后真的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了orz
写得有点赶所以文笔逻辑什么的,不存在的
居然写着写着还把自己虐哭了QAQ
喜欢上利威尔,真是个非常非常美妙的意外呢。他长得不好看,也不高,还顶着一头的三七分汉奸头,顶着一双眼白很多的死鱼眼。
但是我就是喜欢他。
很喜欢很喜欢,喜欢到忘了时间。
喜欢到容不得别人说他半点不好。
哪怕我自己都常常告诉自己,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也容不得忍不了。
那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啊,怎么可能不心疼啊,看着他得到许多也失去很多。心简直都快要碎掉。
有人问过我,我到底喜欢他哪一点呢?
我迟疑了。
喜欢吗?喜欢。
喜欢什么呢?……
现在我想,大概说不出来到底喜欢哪一点,所以才是真爱吧。
因为他是利威尔,所以我很喜欢他。
这样的理由也许就足够了吧。

评论

热度(4)